微泗洪,精彩不断,每天更新!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微泗洪

搜索
查看: 2765|回复: 2

《古古的秀水河》—泗洪籍著名作家作品欣赏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53
  • 签到天数: 86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7-7 06:20:43 来自微泗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继云

    那实实在在是个美女。美女穿过女贞丛,踏上白玉兰广场的石径。美女的头发是随意扎在脑后的,染得金黄,成了那么很优雅的一束;美女的腰肢富含风韵,脚步也轻盈得很。美女款款而行的姿态和明媚的阳光一样,成了秀水城一道靓丽的风景。
    那时候,古古正捧着一束生长在道旁、挂满绿叶的桂花枝条,放在唇边动情地吻。这家伙总是喜欢绿叶,随时随地都可能捧起一片正生长着的绿叶动情地吻,仿佛对绿叶情有独钟。
    美女出现后,古古正从桂花树的绿叶上抬起头来。他呆愣片刻,全身不自觉地颤动一下,忽地推开我,向那美女飞奔而去。几乎是同时,我认出了那美女是已改变了装束的晗然!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古古要出事了!
    美女晗然神差鬼使般地回了一下头,古古那袋鼠般跳跃的身影让她呆愣一下,她立即脸色煞白。晗然接下来的反应是“呀”的尖叫一声,撒开腿跑起来。晗然不再是款款而行的美女,而是受了惊吓急于逃命的小鹿了!
    那时,城市的广场鸽正在我们头顶上盘旋。在蓝天和广场鸽的羽翼下,古古和美女晗然正在上演一出追逐与被追逐的游戏。晗然一会进入草坪,一会穿过花圃;古古两条袋鼠一样的腿不断跳跃着,紧紧相随。
    美女晗然跑到广场边时,正有一辆出租车从旁边经过。晗然一招手,那车恰到好处地停下。古古追到车边,晗然早关了车门。司机一踩油门,那车便丢下了可怜兮兮的古古。古古蹲在广场边,无奈地抱着头,大口喘着气,眼里却是蒙上一层泪来。
    古古的痛苦源于他精心设计的一次裸体游行。那个策划中的裸体游行,因为古古对一片绿叶的兴趣而使情形急转直下——那片“绿叶”就落在晗然那美丽而挺拔的乳峰上。
    那绿叶是一片迷人的绿叶,那游行是一个只该有两个人的游行——古古和晗然的裸体游行。带着绿叶的裸体游行将在城区的主街道上举行,可想而知那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大约三个月前,城市的广场鸽一阵阵从头顶上飞过的时候,古古约我去他的单位。冲着古古那神秘兮兮的语气,我毫不犹豫地去了。古古带着我在花坛和回廊间胡乱走了一通,然后带我去了他的办公室。
    事实上,我并没有进那个办公室的门,只在办公室的窗外不远不近地站着。古古用胳膊轻轻捣捣我,向玻璃窗内呶呶嘴说:“看,那里!”我望去,见那里坐着一个很清纯的女孩,正专心致志地敲打着电脑。我敢说,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之一。我还没弄明白古古玩的是什么把戏,古古已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了。到爬满紫滕的回廊边,古古脸上竟有些羞涩,语无伦次地说:“她、她崇拜我呢!她叫晗然,才、才二十四岁,比……比我小二十多岁呢,可她说、说崇拜我呢……”
    如果真有人崇拜古古,那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问题是我从来没想过、也从来不相信还会有人崇拜古古。事实上,古古被晗然小姐“崇拜”的经过,我不久之后就清楚了。需要说明的是,古古是民间河流保护协会的会员,尽管那是个不起眼的民间合法性组织,但古古绝对称得上是尽心尽职。遗憾的是,古古的行为却总是遭人白眼。比如说,你走在大街上,有人突然对你说:“请不要往河里扔砖头,更不要往河里撒尿!”这时你千万不要奇怪,没准这人就是古古!
    古古的兴趣当然不仅仅是保护河流,他要保护的东西很多。在古古因为保护不了身边的河流和飞进城里的麻雀而苦恼的时候,办公室新来了一位叫晗然的大学毕业生。古古惊羡于晗然干净清纯的神态、沉鱼落雁的美丽,半天说不出话。最能够吸引古古眼球的,应该是她全身上下透出的一股自然气息,古古觉得呈现在眼前的不单是一个晗然,更是一幅纯净的、空灵的大自然画面。古古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把一个人看成大自然和一幅画。
    古古很爱跟晗然说话,喜欢谈他参加过的河流保护会议,喜欢谈什么绿色的人文情结、纯自然的绿色运动。古古很想引起晗然小姐的特别注意。为此,古古特意从家中带来了一本内部杂志。古古说:“我写的,你提提意见吧!”古古非常希望每个人都能读到他的文章,同事们差不多都遭受过他这样的“骚扰”。办公室里便有人偷笑。一位女同事告诉晗然:“古古热衷河流和绿地保护,写了不少文章呢!”晗然接过书,夸张地张大嘴说:“哇噻!没想到能跟绿色卫士一个办公室,真是荣幸!一定好好拜读!”
    秀水城里的广场鸽飞来飞去,不时会落到那些参差不齐的楼顶上。晗然总是对那些鸽子表现出浓浓的兴趣,有时趴在窗台上,痴痴地看对面楼上的鸽子。
    晗然的神态让古古莫名的感动。古古不止一次对我说过,古古的外婆家就在江南水乡,那是个出丽人的地方。古古对江南水乡的全部印象是七岁时去外婆家留下的,那几乎是一个凝滞的画面:水乡石桥边,一位村姑撑着花纸伞,密密的春雨斜织在花纸伞上。古古觉得,晗然的神态极像那撑着花纸伞的村姑,有一种水乡丽人的特殊神韵。
    古古跟晗然说话,总会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味中。古古说:“你知道吗,从前在河里游泳,是可以边戏水边喝水的!”古古又说:“从前的天空多蓝,是湛蓝湛蓝的,蓝天映在水中,蓝得让人想掉进去!现在哪里还能看到蓝天?那些学生娃子都认为我们这的蓝天美,可这哪里是秀水城真正的蓝天呀?三十年前的蓝天他们哪里见过!”
    古古说着,神情黯淡下来。办公室里就有人相互挤挤眼,往古古呶嘴,看着古古的脸偷笑。古古的脸上明显有一道还没长好的伤疤。
    晗然也回头看一下古古的脸,却是没有笑,眼神里反倒含着一种庄重,是那种很纯净的庄重。就在前几天,晗然知道了古古脸上的伤疤是在味精厂门前被人毒打后留下的。
    古古被打的事,成为许多同事背后闲谈时的笑柄。古古被打,当然是因为那条秀水河。
    弯弯的秀水河是秀水城里唯一的河。据古古说,从前河里的菱角、莲蓬又甜又嫩,鱼虾煮汤喝一口能把人鲜个半死。现在的秀水河却再也摸不出鱼虾、长不出菱角莲蓬了。
    这条河让古古痛心疾首,有许多人都看到过,古古在喝醉酒之后跪在河边,对着河水一次一次地叩首,叩破了脑袋,弄得人们莫名其妙。古古一次又一次地给市里的领导写信,还将自己拍摄的照片也寄给领导,总是石沉大海。古古不灰心,还是一封一封地写。终于有一天,古古单位的领导将他叫进了办公室。领导冷着脸,用食指敲着办公桌说:“你怎么老是给我找麻烦呀?”弄得古古莫名其妙。搞了半天,古古明白了,原来有关人员找了古古的领导,领导就不得不找古古谈话了。领导很生气地对他说:“你的本职工作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要干狗拿耗子的事,我们又不是环保局!再说,我们秀水城招商引资招来了那么多工厂,容易吗?发展是硬道理!你不能再写上访材料了,现在是人代会期间,你不能成为不安定因素,你这样乱来吃不了还要我替你兜着呢!”
    在秀水河的水越发变臭的时候,古古再也忍不住了,继续一次次给市里写信,继续把自己拍摄的照片寄去,要求立即停办和整改味精厂、皮革厂几个厂家。凭心而论,古古拍摄的工厂外景照片非常好,甚至有人将它们陈列到市政建设的橱窗里作为秀水城的发展成就来展示,这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摄影才华。
    不管古古怎么做,工业园区那些工厂的效益越来越让人看到了秀水城的发展步伐,秀水城的人们当然对这种发展欣喜若狂,至少,许多待业男女不再待业了,他们大多有了一份工作。古古那近于古怪的行为更让人感到了他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古古等不出结果,便亲自给味精厂的领导打电话。古古说:“你们不能再生产了,一定要停产整改!你们要为子孙后代考虑呢!我明天就去你们厂门口静坐示威!”
    古古真的去了味精厂的门口静坐。几个保安过来,问清他的名字,都笑,说原来是个小偷呢。一个保安还硬把一卷装味精用的透明包装袋塞进他怀里,大叫:“来人呀,有人偷东西呢!”其他保安便一拥而上,对古古拳打脚踢,都说:“看你还偷不偷!”直打得古古在地上翻滚,脸上也划了一道很深的伤口。亏得一个三轮车夫过来,把古古送去了医院。
    对古古脸上的伤疤,晗然神情中那种很纯净的庄重与其他同事的取笑形成了鲜明对比。

    晗然趴在窗台上看对面的鸽子时,那天然无邪的神态让古古觉得很温暖。
    古古忍不住过去,也趴在窗台上。古古很认真地问晗然:“读我的文章,有什么感受?” 晗然呡着嘴笑笑,说:“写得很专业呢,我想再认真读读!”晗然想“再认真读读”,这让古古非常高兴,觉得一下找到了知音。古古兴奋地说:“我手头还有几篇新写的稿子,明天拿给你提提意见怎样?”晗然真诚地说:“一定拜读!说真的,我很崇尚自然,崇拜那些绿色卫士呢!”晗然的话,让古古眼睛一亮,不相信似地说:“那、那你就是说,你、你崇拜我?”晗然的一丝头发飘起来,带着淡淡的幽香。她笑笑说:“也许是吧。”
    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古古高兴得几个晚上没睡好觉。古古肆意享受着被人崇拜的幸福,激情难耐中,硬是让我放下手头的工作,到他的单位目睹了他的“崇拜者”晗然小姐。
    麻雀钻在紫藤丛里喳喳叫的时候,古古在单位花坛边的甬道上堵住了晗然,很认真地说:“我想请你去茶馆喝茶,可以吗?”晗然爽快答应了,还咯咯笑道:“好雅兴呢!”
    那个晚上,古古和晗然小姐在那家茶楼上果然谈得尽兴。古古从绿色文化谈起,旁征博引,听得晗然眉飞色舞。晗然小姐一旦开口,却让古古大吃一惊:晗然对绿色文化精通得头头是道。她兴致勃勃地谈起国内外一些著名的动物保护组织,讲述了一些国内外绿色保护的趣闻,她认为中国古代的山水田园诗是现代人最具感染力的绿色保护檄文。她的话让古古新奇不已,有好多观点是古古不知道或是从没想过的,这让古古非常敬佩。古古确信,晗然也是一个绿色主义者。后来,晗然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许多事情——天经地义的事情,却总是有好多人不理解呢!”古古便也跟着叹气。
    这次相会,让两个人一下走近了,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有一天,古古突发奇想,神秘兮兮地邀请晗然说:“我有个新创意,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下班后去我家好吗?”晗然恬静地笑道:“好的。”
    古古住在一座老式楼房的第三层。古古女儿去苏南读大学,妻子早受不了古古的古怪脾气,已与他分居多年。
    古古没有给客人让座和倒茶,迫不及待又眉飞色舞地说:“你见过人体彩绘吗?”晗然说:“只从网上见过,很美的。”古古说:“确实很美!人体源于自然,本来就有不加修饰的美;人体彩绘又给它添加了大自然的色彩,就更美了!你想想,古人在森林中捕食猎物、搜寻野果,身上沾满了绿叶、绿汁,那是一种原始美,人体彩绘正是复原和升华了这种奥妙无穷的美,其实这种彩绘是极具感染力的绿色文化呢!”晗然不得不佩服古古的高论。
    古古高兴地告诉晗然,他设计了一种人体彩绘,他要用这彩绘拍摄一张照片,放大之后做成绿色宣传的公益广告,放置到秀水城最高的楼房顶部,让秀水城的人从这彩绘上感悟到大自然的秀美和建设绿色家园的重要。晗然不由赞道:“果然是个不错的创意!”古古高兴得直搓手,连连说:“这就好这就好,这事你赞成就算成了!”晗然不解。古古说:“你的体型本来就美,再加上彩绘就更美了!”
    古古只顾自己说下去,却没留意到晗然变化的神情,那抑或是一丝为难,抑或是一丝新奇,抑或是一丝神往,总之晗然脸上荡起了一层红晕。古古兴致极高地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同意的,我们明天就干,先试彩绘吧!”晗然犹犹豫豫地起身说:“这事……是不是等等?” 古古看看晗然的神情,忽然沮丧地坐到沙发上,半天,竟哽咽起来:“不能等了,秀水河不能等了,秀水城更不能等了!”古古说着,猛地将身体伏进沙发里,闭紧了眼睛。晗然看到,两行泪水从他的眼中缓缓流出来。
    夜里三点半,晗然给古古打来了电话。晗然说,她考虑好了,她愿意让他做人体彩绘,不过,得让她的表妹陪她一起来。古古已是高兴得翻身坐起,不停自语着:“你本来就是同意的,你本来就是同意的嘛!”
    第二天下班,晗然按时到了古古家,她的表妹并没来。事实上,晗然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告诉表妹。听表妹说过,去年有人在公园里搞人体摄影,那模特女孩当晚就让歹徒跟踪强奸了;歹徒还没抓到,第二天她又被几个十五岁的少年强拖到树林里轮奸了。
    晗然看看古古的相机,缓缓脱去衣服说:“你知道嘛?我去年暑假给五个美术系的学生做过人体模特呢!”其实晗然说的是假话,目的当然是想让自己内心完全平息下来。
    我不得不佩服古古这家伙彩绘艺术的高超,本来嘛,他读小学时就对绘画情有独钟,这段时间又不知在自己身上练过多少次彩绘了。他在晗然身上绘出的色彩、线条完全带着一种天然的静谧,让人犹如进入了原始森林。他在晗然的左胸绘了一片清脆欲滴的绿叶,那绿叶覆盖在晗然挺拔的玉乳上。古古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艺术创造中,那绿色又调动了他的奇思妙想,他忽然兴致勃勃地说:“我想过了,15日是我们秀水城老河弯的庙会,到时候你和我,我们做成两个人体彩绘到城区的主街道游行去!” 晗然的身体不觉颤动了一下。赤身裸体到大街上游行,她没有想过,也很难想像。古古却是越说越兴奋:“我们再打出一幅绿色标语——保卫秀水河,那效果会多好!”
    彩绘完成后,古古完全被自己的作品惊呆了,眼里出现深深的痴迷,那是古古看到绿色植物和回想起当年秀水河时才会涌出的痴迷。我们的古古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痴迷,不觉伸出双手捧起那片亲手绘制的绿叶,放到唇边吻起来,吻着吻着,古古仿佛融入了大自然。晗然的身体颤动一下,立即凝固成了一尊雕塑。晗然那挺拔的乳峰和圆圆的乳尖毕竟不是秀水河边的绿叶,古古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紧紧抱住了晗然——也许是抱住了那丛绿叶。
    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就是这时响起的,晗然惊得一下跳起来,猛地清醒了,胸前那片绿叶早已是面目全非。古古羞愧地搓搓手说:“我会把它补好!”
    未        及拍照,也未及洗去身上的彩绘,晗然便急急忙忙将衣服往身上套。敲门声更猛烈了,原来是一只猫跳到古古家的阳台上不肯回去,对门的男主人找过来了。那男人忘了找猫,倒是对衣冠不整的晗然看了又看。晗然在那男人狐疑的目光中匆匆离去,古古则满怀失落地跑下楼,看着她远去的身影。
    第二天,古古对晗然说:“记住,15日我们要去游行呢!”晗然没有回答,匆匆拿了一份表格去隔壁打印了。又一日,古古说:“下班后去我家吧!”下班后晗然却早没了影。
    我弄不清晗然断然拒绝古古的理由,但我也不难理解晗然的回避。一个连初恋都不曾有过的女孩,让一个不熟悉甚至是陌生的男人抚摸、亲吻了自己的身体,自然会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如果再让这样一个清纯处女赤身裸体去大街上游行,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了。模特女孩被强奸的事,无论如何都是让人胆寒的。当然我也相信,晗然知道古古对她的失当之举应该是一种对大自然、对绿叶的崇敬与依恋,毫无肮脏龌龊可言。
    而古古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认为晗然一定会答应他去参与裸体游行的,而且他必须要她答应。不管晗然愿不愿意,古古硬是将一封信塞给了晗然,那信,无非是说明保护秀水河的迫在眉睫、这次游行所能够产生的绿色效应和轰动。也许古古觉得只有用书信才能把事情解释得更清楚一些吧,但晗然依旧是什么也不表示。
    自此,古古就开始给晗然一封封写信了。不管晗然愿不愿意,古古都会在下班时将信塞给晗然,引得同事们好奇地张望。这迫使晗然每到下班时间,总是抢在同事们的前面急急离开。这样,古古便有好几封信没有交到晗然手上。
    古古终于在大街上堵住了晗然小姐,将信一封一封地往晗然手里塞。晗然十分为难地挤出一丝苦笑来:“我真的……真的不合适干这个呢!”直到有一天,古古趴在单位女更衣室的门上等着把一封信交给晗然时,引得里面的女同事一声尖叫,古古才沮丧地垂下头来。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晗然再也不来上班了。让我们哭笑不得的是,古古始终揣着给晗然小姐的信,每到休息日或下班,都要到大街上去寻找晗然的身影。
    白玉兰广场的一幕让我确信:晗然见了他已不再是躲避,而是逃跑,实实在在的逃跑。她的改变装束,完全是故意改变自己清纯的外表以便使古古对她由失望进而彻底放弃。

    晗然乘坐的出租车转眼便没了影,可怜的古古只能蹲在广场边,抱着头大口喘气。
    我拍拍古古的肩,不知该说什么。古古站起身说:“我一定要去找晗然,一定要!我知道她在书店里卖书,我知道她是因为喜欢读环保类书刊才去做售书小姐的!”我不明白他的推断从何而来,而只能陪着他去。
    我们先去了一家期刊零售店。这里当然没有晗然,古古非常失望。古古在柜前随意抽一本期刊胡乱翻着,眼睛却忽然盯住了身旁那卖书的胖妇人的脚。古古对妇人说:“你知道吗?动物是人类最亲密的伙伴,你不能伤害动物——你脚上的皮鞋最好换成人造革的;你想,动物要是穿上用你的皮制造的鞋,你会怎样想?”胖妇人愣了一下,瞪着眼睛发作了:“神经病,什么人皮兽皮的,买不起书就别乱动!就你这张人皮还不配做鞋呢!我把全世界的野兽都扒了皮做鞋,你管得着吗?”妇人的话成了一颗子弹,不偏不倚地打在古古的耳朵里。古古愤怒地注视着胖妇人,捏紧了拳。那胖妇人毫不畏惧地双手叉腰,挺着胸脯迎上来!
    我正害怕他们会冲突起来,古古却忽地低下头,两手急急在口袋里摸索起来。胖妇人则冷笑着看他,以为古古要掏出一把票子来买书呢。古古摸索了半天,头上冒起汗来,着急地说:“我没带会员证!没带会员证!”胖妇人斥道:“滚远点!”古古脸更白了,绝望地看一眼胖妇人。谁也没有想到,古古竟忽然抬手,在胖妇人脸上抓了一把!
    古古这一泼妇式的举动让我措手不及。那胖妇人反应挺快,迅即揪住古古胸部,照着古古的脸上就是两个耳光!我不由分说将他们隔开,死死地把古古往门外推。到门外,古古扭着脖子冲胖妇人喊:“我是河流保护协会的会员!等我找来会员证让你好好看看!”那胖妇人则跺着脚追到门口叫:“你也配什么河流保护!等着,我会让你认识马王爷有几只眼的!”
    我死拖活拽地把古古拉到大街上。古古一屁股坐到人行道边,满脸的痛苦与绝望。古古说:“满世界都是皮鞋皮衣,动物得不到尊重,兽皮得不到尊重!这叫什么事啊!”
    古古说完话,抬头向马路对面看去。这一看,奇迹发生了:古古呆愣了一下,忽然兴奋起来,连连叫道:“晗然茶社,晗然茶社!我找到晗然了!”我顺着古古的目光看去,原来,对面大楼上有个巨大的广告牌,四个草书大字跃入眼帘:晗然茶社!广告画面上,一位身着唐装的小姐正手捧古色古香的紫砂壶冲路人微笑,小姐的衣襟底下,是茶社的地址、电话号码。那画面上的小姐,活脱脱一个清纯绝顶的小女子晗然!
    天知道,晗然辞去工作后开起一家茶社,而这家茶社轻而易举地让古古发现了!现在,我即使有八只手也阻拦不住古古去晗然茶社的决心了!

    这茶社在棋盘街,极具品位。进了包间,我细细观赏起四壁的书画来。
    茶社里里外外不见晗然的影子。服务小姐说,晗然去南京了,茶社暂时由她的表妹全权照管。古古绝望地说:“她是不是在躲避我?”服务小姐笑吟吟地说:“晗然姐姐是个非常好的人,怎么会躲避顾客呢?”古古便一口口地埋头喝茶。喝完三杯,古古起身出了门。
    我们站在秀水河的玉石桥上远眺着河滨公园,古古慢慢平静下来。估计古古不会再有事,我们分了手。后面的事是我后来知道的。
    古古在街上游荡了半天,独自进了酒店,一口气干了几大杯酒后便醉了。他莫名其妙地拿了酒店里的一摞旧报纸夹在腋下,去了追逐过晗然小姐的白玉兰广场。
    时近傍晚,广场的石椅上、小径上已有了一些休闲的人。对面过来一位小姐,古古迎上去,抽出一张报纸塞过去,酒气醺天地说:“我是河流保护协会的古古,这报纸上有保护河流的口号!”那小姐愣愣地看看他,急急走开。古古嘿嘿笑笑,又踉踉跄跄往遇到的每一个人手上塞报纸,仍说:“报纸上有保护河流的口号!”古古的举动引得一群人不远不近地围着看。古古的旧报纸每往人群中塞一下,人群就往后退一下,报纸便掉到地上。
    巧的是,那与古古争执过的卖图书的胖妇人正经过广场,一眼便认出了古古。妇人气不打一处来,一个电话,只两分钟功夫便冒出四、五个小伙子来。小伙子们围上古古,把古古拎小鸡一样提溜起来,一阵拳打脚踢。古古弯着腰捂着头叫:“凭什么打人?”妇人踢了古古一脚说:“你不是保护兽皮吗?我今天打你的人皮!”
    古古喷着酒气,漫无目的行进在小巷中。古古走过一家刀具店,忽然捶着柜台对里面吼:“水果刀!”吓得瘦小的服务员躲进里间不敢出来,古古便自己取了一把水果刀。古古走啊走,瞪着血红的眼睛打量着小巷说:“你敢破坏秀水河,我杀了你!”古古又举着刀,对着远处的广告牌狂舞着吼:“你敢躲我,我杀了你!”
    夜晚的灯光将城市打扮得格外华丽时,古古竟又去了“晗然茶社”。服务小姐见古古手握刀子、鼻青脸肿又满面怒气的样子,吓了一跳,战战惊惊地后退着想逃开。古古喝一声“不许走”,小姐便不敢迈开半步。古古逼过去,两眼红红地怒视着小姐:“快说,你还把晗然藏哪去了?藏哪去了?!”孤立无助的小姐蜷缩着身子,闭上眼,绝望地喊道:“晗然姐姐!”
    古古忽地高声惨叫道:“你为什么要弄脏秀水河,为什么要弄脏秀水城!”猛地挥起水果刀奋力捅去……
    那个晚上,古古像一只受伤的袋鼠般不停跳跃着。那袋鼠跳跃到秀水河那高高的玉石桥上,没有一丝犹豫,越过栏杆纵身跳了下去。平静的秀水河立即翻起几圈浑浊的浪。
    有人看见,古古的两臂是张开的,那雪白的衬衫飘逸得很,这让他很像一只秀水城里的广场鸽。
    (原载《青春》杂志)
    image_edit_0.png 胡继云--宿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泗洪县作家协会主席
    胡继云,江苏省泗洪县人,男,1964年11月出生,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宿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泗洪县作家协会主席,江苏省作家协会、江苏省文学院重大题材和重点工程签约作家,第一、二、三届“135工程”第一层次专家。
    长、中、短篇小说发表于《雨花》《啄木鸟》《清明》《百花洲》《西部》《安徽文学》《山东文学》等数十家大中型文学期刊,出版有作品集《一见你就跑》等。创作成绩被江苏卫视、江苏教育电视台、《扬子晚报》等专题或专栏报道,小说被《文艺报》等二十多家报刊评介。《享受被骗》、《少年·老人》等入选高考、中考试题库及试卷、中学语文练习册、乡土教材。执笔创作的话剧《大湖濯缨》(与张克社、郑远合作)由江苏省话剧院演出。另著有影视剧5部。
    多次获得文学奖项和政府文艺奖,被中共泗洪县委、县人民政府表彰为“文化建设工作先进个人”,连续五次被表彰为“宿迁市文艺工作先进个人”, 被评为本土拔尖人才“文化名人”、“江苏省文艺工作先进个人”、“江苏省文学工作先进个人”。
    来自 iOS 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7 06:2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2 06:17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7-7 06: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帮顶!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