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泗洪,精彩不断,每天更新!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微泗洪

搜索
查看: 4846|回复: 2

经典泗洪本土散文《烧包鬼》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06:30
  • 签到天数: 36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9-3-12 17: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把人说成鬼,似乎只有人鬼交叉,才足以说明这些有代表性的人物。在小高庄大凡手里有几个的,要么闷吭当肉头户,要么哭穷还要借账,倒是有几个并没有多少钱的人,特爱夸张,有点钱都在嘴上、身上,表情上。什么叫烧包鬼?烧,是主要行动;包,估计是钱包,凡是乱花钱的都为之烧钱,难道烧包鬼爱花钱?这也不尽然。

    烧包鬼基本是爱打扮,即使肚里缺油水,头上也经常油光光,有钱烧,没有钱也要创造条件烧。烧得让别人感到热度,烧得自己光芒万丈才好。总之是引领潮流,引人注目,是烧包鬼大致目的。

    烧包鬼在小高庄分洋烧和土烧,不管怎么烧,都是为了时髦。华庄大国子,年近三十还是一人,究其原因,不够时髦。有一天,他在路旁拾到手表一只,只是上面没有玻璃片和指针,其它完好。虽然遗憾,他还是每天戴在手腕,把袖子挽得高高的,不时地看表,下湖锄地时间,没有看表时间多。老怀中就说了,紹强啊,你是锄地,还是看表啊?大国子时髦地,说,我了解时间呢。有人问,大国子,几点了?大国子说,十二点六十五了。这家伙有点缺心眼,说话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用词险僻大胆,可以成诗。可有人走近要看,他又绝不给看。怕露陷。夏天到来,在江庄大塘里,他最活跃,塘在路边,时有外乡男女行人,他把左手高举,手表闪光,朝着岸上喊,下来呀,你看,就这么深!

    时来运转,青阳街文化馆要找一个打扫卫生的,大国子被选去。文化馆可都是文化人,特别有几个戴眼镜的十分洋气,大国子总结教训,自己个人问题就出在没戴眼镜上。第一个月发工钱七块,他花了三块钱买了一副老花眼镜,他当然不知道那是老花眼镜,只觉得那像馆长戴的眼镜,就指着眼镜,掏钱就买。视力足以当飞行员的大国子,戴上老花眼镜,风度确实有了,棕色宽边的眼睛把他的风度和学历好像都提高了不少。听他自己也说,还有乡下来人喊他老师呢。可问题逐渐出现,开始他可能忍耐,在焕然一新的激动中可以忍耐一时的头昏,天旋地转,可是长时间戴着就像喝醉酒一样,头还疼呢。有一次回家,到了村口把眼镜戴上,错觉产生,把白晃晃的水面当成沙面村路,一头跌进水里,衣服都湿了,正是霜降前后,若不是及时扔掉眼镜,恐怕就淹死了。大国子仓皇上岸,眼镜也不见踪影了,定神想了想,说,不要也好,免得走路碍事。

    烧包鬼没洋货,就不能洋烧,但还有土烧可以选择,土烧可以就地取材。江正奎家境不好,买不起毛衣,这使他在青阳街的学校里显得十分别扭,冬天里,青阳街的孩子,穿的很薄,身材好看,运动也灵活,而江正奎穿着老棉袄老棉裤,怎么裹紧也还像圣诞老人,或者就是农村老人吧。他一活动,打球啊,跳高啊,青阳街的孩子就笑,就是这笑使他成了烧包鬼。他把家里一个被单,里三层,外三层,裹在腰腹上,外面罩上褂子,突然显得很精干,很苗条了,活动起来也展翅欲飞的样子。可这东西抵得住一时寒冷,时间长了还是不行,家里被单就这一条。他烧包烧过了头,学着时髦人去青阳街大澡堂洗澡,好回去洗个澡描述给没来过这里的人听,可他忘了自己是裹着被单来的。被单解下来没人注意,当他洗完澡,想趁满屋子雾气被单悄悄裹在身上,被收拾拖鞋递毛巾的陈大眼发现,大眼没有白长,就上前,问,你怎么偷国营澡堂子的被单,江正奎低头四看,躺椅上的被单居然和自己裹的被单出自一家货。大眼正要拉他去见官,江正奎急中生智,发现了差异,说,你看,你那上印“国营东风浴池”,我这上没字呢。大眼眼更大,喊来检票的问,我们浴池有没有没印字的被单。检票的证明,没有。江正奎得以放行,第二天又穿上被单,这一回他记住了,决不能穿被单去洗澡了。

    朴素而落后老百姓对烧包鬼要求太严,是烧包鬼反弹而加倍烧包的理由。有的孩子剃个头型流行一点,就被骂为烧包,赶紧去去重剪,把后边盖领子的头发全剪了;有的乡村小伙闲逛时也把双手插进裤兜,有人就说,乖乖,还冒充干部呢;有个民办教师买了一双高根黑皮鞋,很多人就说,跟他奶奶驴蹄子似的……,总之,烧包鬼不受欢迎。问原因,原因在于,一个庄稼人那样不稂不莠,成什么,下面不就是开始学坏了,不是偷抢扒拿,就是吃喝嫖赌,小高庄人就是这样推断一个人的发展轨迹,其实也都未必尽然。江正奎结婚以后,三个孩子接踵而来,穿衣服就不再讲究,冬能暖和,夏不露隐私也就可以了。

    烧包鬼一直饱受诟病,似乎与创新、引领潮流关系不大,烧包的升级版后来都成了炫富表演了。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190312170729.jpg

    许卫国  江苏泗洪人,编辑记者 文艺编导、 文旅策划、文化管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中国作家》《文艺报》《中国报告文学》《清明》《莽原》等报刊;出版《上帝原来是个近视眼》、《远去的乡村符号》、《许卫国文集》(五卷)、《小高庄》、《父亲的革命》、《春到上塘》等著作多部,远销海内外,多次参加国际、国内书展,并获奖、再版或转载文摘类报刊、入选权威文集;发表、上演大戏五部。《人民日报》、《中国当代作家研究》、《光明日报》《中国新闻出版报》、《中华读书报》《中国社会科学报》、《文汇报》《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等有评介,江苏卫视有专题报道。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12 17: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12 18: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